首页  > 文化建设  >  文明创建

碧血丹心献水利 汗撒峡江为人民——记江西省水利规划设计研究院峡江水利枢纽工程项目团队

来源:  摘自南昌日报 作者:/文   发布时间:2019-12-26 09:33

 
       这是一项波澜壮阔的水利工程:截断千里赣江,造就百世安澜;抬升万亩耕地,润泽橘园良田;通航千吨巨轮,送出亿度能源。
       作为国家重点水利工程的峡江水利枢纽工程,于2013年7月正式下闸蓄水,较好地控制了2015年~2018年13次洪水洪峰流量、机组已正常发电40余亿度……,在中国水利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篇章,而背后离不开一群人的默默付出,他们凭着精湛的专业技术和夙兴夜寐的不懈努力,用追求着极致的“匠人精神”破解了一个个难题,用实际行动彰显了“忠诚、干净、担当,科学、求实、创新”的新时代水利精神,践行着治水兴水惠民保安澜的庄严承诺。他们有个共同的名字,他们就是江西省水利规划设计研究院峡江水利枢纽工程项目设计团队。
       近日,记者特地来到江西省水利规划设计研究院,走进办公大楼,迎面而来的每个人都是急匆匆的行走,仿佛要去处理许多紧急的事务。会议室的墙上悬挂着“传承、创新、高效、和谐”的院精神。据了解,1998年以来,该院共承担了2000个大小工程项目。“月光灯影照初心”“江河筑梦党旗红”是他们真实的写照,“每年出差两三百天的大有人在,很多项目都需要设计代表根据实际不断优化方案、指导施工。”“家庭生活我们是缺失者,但家人都慢慢理解默默的支持,这是我们能够潜下心来放手去干的保障。”也正是这些才让朴实勤劳的水利人完成了一个个惠民保安澜的工程,峡江水利枢纽工程就是其中之一。
       高质量推进2万余移民搬迁安置
       赣江千里波澜远。千百年来,这条江西的母亲河哺育着两岸人民。水运之便、灌溉之利,造就了繁华富饶的江南鱼米之乡。    然而,随着生态气候变化,这条靠降雨补给的母亲河越来越不稳定,枯水期大片河床裸露,汛期则水位暴涨,泛滥成灾。在赣江修建控制性的枢纽工程,势在必行。2008年11月,峡江水利枢纽工程通过国家立项,选址在吉安市,这里,有赣江的近1/3河道。工程完工后下闸蓄水之时,这里的大片房屋和耕地将永久沉没于水下, 2.5万人需要舍弃故土,重建家园。工程首要任务就是移民搬迁。
       移民工作向来不易,如此大规模的移民搬迁,难度可以想象。按计划,移民安置工作要在两年内完成,项目组周密的部署,用排难而上、敢于担当的精神应对任务。一沓厚厚的调查图纸凝聚的是对拆迁安置户的责任心和对工作的匠心,他们每天起早贪黑到村里对淹没线附近房屋标注高程,记录每一个数据信息。调查图的背面用透明胶整齐的修复,图的正面密密麻麻勾画记录着移民户的房屋面积、土地界限,图纸旁细细的标注着实物调查的特殊笔记,小到树苗级别,大到地方政策的民计民生。面对部分移民的质疑责难,他们跑断腿,说破嘴,四下沟通协调,有再多委屈,也只藏在心里。功夫不负有心人,700多个日日夜夜,2.5万移民全部实现高质量搬迁。
3.75万亩“抬田”抬出粮丰民安
       修水利同时要保粮田,创新性的“抬田工程”从水下抢回大量耕地,既保障了粮食安全,又增加了移民就地后靠安置环境容量,减少生产安置人口1.54万人。
       6月22日,记者来到水田乡富口村抬田区试验田,但见成熟的早稻金灿灿一片,沉甸甸的稻穗压弯了腰。村民王新生介绍说,他家12亩田,其中有6亩实施了抬田,经过试验,今年亩产可达800斤,已经恢复并超过抬田之前的产量。“如果不实施抬田,这6亩地就会被淹没,没法耕种了。”
       峡江水利枢纽工程是鄱阳湖生态经济区建设的重点工程之一,也是我省目前投资最大的水利工程项目。在前期可行性研究工作中,项目组发现如果按照传统方法建设,将会淹没大量的农田,导致大量当地百姓外迁安置。他们不断的思考“如何能尽可能的保护好村民的故土良田?如何能尽可能的减少移民减少投资?”经过反复的调研,项目组大胆提出了“抬田方案”。所谓“抬田”就是将浅淹没区的耕地高程抬升,高出水库正常蓄水位0.5米至1米,把原先处于淹没区的耕地普遍抬高2-3米,再辅以配套完善的灌溉、排水设施,建成“旱能灌、涝能排”的高标准农田。
       由于国内没有大面积抬田的先例,为了确定抬田方案是否切实可行,他们联合河海大学、江西省农田灌溉试验中心等专业科研力量,在峡江当地选了206亩地进行试点实验,经过连续3年的试验,终于取得成功,实验取得重大成功后,项目组不断对当地政府和老百姓反复列举数据佐证,宣讲新方案的设计思路和理念,终于推动了抬田工作进入了实施建设阶段,有效减少外迁移民数量0.86万人,减少影响人口0.68万人。
       日均千尾鱼的“生命通道”
       峡江水利枢纽工程“鱼道”建设是国内成功的典型案例,受到了水利部水规总院领导的点名表扬。“鱼道”日均过鱼1252尾,完美的解决了鱼类洄游产卵的需求,为鱼类打通了“生命通道”。
       鱼道设计中对如何布置结构、如何让鱼穿过大坝、主要鱼类适合什么流速、鱼道如何跟坝结合,同时又不影响大坝其他结构……等问题是项目组必须要面对的问题。国内水利枢纽工程也有类似的“鱼道”,但运行效果不太明显,项目组结合大量案例,反复分析原因,同时与国内水生物研究机构进行了多次的模型试验,最终确定鱼道与大坝及其他构筑物的布置方案,并完美地将方案落地,巧妙完美地解决鱼类回游繁衍的问题,为鱼类打通“生命通道”,也为项目组成员无数日夜精雕细琢的辛勤付出献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